• 官方电话:400-612-5618

【疫情期间工资纠纷案】北京京尹律所李春柳,一审二审均胜诉!

【相关案例】

柴xx于2016年12月9日入职新创公司工作,双方之间未签订书面劳动合同。2020年2月以前,新创公司以每月应发金额4000元(扣除社保缴费后实发金额为3624元)支付柴xx工资。自2020年2月开始,柴xx每月实发工资为2500元。

2020年12月1日,柴xx申请劳动争议仲裁,要求新创公司支付2017年1月9日至2020年10月31日期间未签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差额,以及2020年3月1日至2020年10月31日期间的工资差额。北京市海淀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做出京海劳人仲字[2021]第3527号裁决书,裁决:驳回柴xx的仲裁请求。柴xx不服仲裁裁决,随后委托北京京尹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春柳提起诉讼。

一审法院判决:北京xx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支付柴xx2020年3月1日至2020年10月31日期间工资差额8992元,但北京xx公司不服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柴xx随后再次委托北京京尹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春柳代理诉讼。

京尹律师李春柳

【法院判决】

二审中,双方均未提交新证据。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认为:一审对于柴xx要求新创公司补付工资差额的请求予以支持并无不当。新创公司称对柴xx降低薪酬发放工资,符合按劳取酬原则的辩解理由,缺乏相应事实依据,新创公司要求改判无需向柴xx补付工资差额,理由不充分,本院不予支持。

最终法院判决: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京尹律师李春柳代理疫情期间工资纠纷案例,二审胜诉!

【京尹律师李春柳观点】

京尹律师李春柳表示:柴xx提交工作聊天记录,用以证明疫情期间其工作量与之前相比有增无减,xx公司在未经其同意的情况下擅自降低其工资,致使其被迫提出解除劳动关系。xx公司对该份证据真实性认可,但称该份证据是柴xx与公司人员之间的聊天记录,而非柴xx与公司客户之间的聊天记录,且经对该聊天记录整理统计,3月至5月没有相关记录,6月有1天有记录,7月有7次聊天记录,8月仅有2次,9月有11次,由此可以证明新创公司在疫情期间停工停产,柴彩红没有什么工作量,新创公司向柴xx发放的工资合情合理。

xx公司虽在诉讼中称受疫情原因影响,其公司停业及安排员工在家待岗,并与员工协商变更了工作方式、工作量及工资标准,但依据新创公司向员工发送的《疫情阶段员工工资调整的声明》内容,xx公司系安排员工居家办公及告知员工公司决定调低薪酬发放工资,现柴xx亦表示对新创公司就安排员工居家办公期间降低薪酬发放工资未曾予以认可,故新创公司的上述主张,依据不足,难以采信。新创公司称对柴xx降低薪酬发放工资,符合按劳取酬原则的辩解理由,缺乏相应事实依据,新创公司要求改判无需向柴xx补付工资差额,理由不充分。

【本案法律依据】

疫情期间工资纠纷案例

《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办公厅关于妥善处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劳动关系问题的通知》

条:

企业因受疫情影响导致生产经营困难的,可以通过与职工协商一致采取调整薪酬、轮岗轮休、缩短工时等方式稳定工作岗位,尽量不裁员或者少裁员。符合条件的企业,可按规定享受稳岗补贴。企业停工停产在一个工资支付周期内的,企业应按劳动合同规定的标准支付职工工资。超过一个工资支付周期的,若职工提供了正常劳动,企业支付给职工的工资不得低于当地最低工资标准。职工没有提供正常劳动的,企业应当发放生活费,生活费标准按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规定的办法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