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业·专注·专心
    全国知名律所
  • 官方电话:
    400-612-5618

吵架中对方突然猝死,我应该承担责任吗?

【相关案例

死者刘某与杜某系夫妻关系。刘甲系杜某与刘某之女。2017年12月1日15时许,宁甲未经杜某、刘某允许,将杜某、刘某家放于宅院外的手推车推走用于推砖。杜某得知手推车被宁甲推走使用后,先追至宁甲 家门前进行索要,刘某随后也追至此处,与宁甲进行理论,并发生争吵,其间双方未发生肢体接触。刘某突然倒地。宁甲及其雇用的工人驾 车将刘某送往附近中心卫生院进行救治,刘某途中已经死亡。事发过程 中,宁乙也在现场。刘某与宁乙没有发生肢体接触,也没有发生争吵。 事发后,杜某向公安机关报了案。

2017年12月21日,北京市公安局房山分局作出关于刘某死亡的调查结论书,结论为:1.刘某符合猝死。2.结合案情,不属于刑事案件。杜某、刘甲认为宁甲、宁乙有错在先,未经杜某及家人准许偷用车辆,在刘某晕倒后又不及时施救,导致刘某猝死。 故要求按30%责任计算,由宁甲、宁乙赔偿相应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 抚慰金、丧葬费、误工费、交通费。

法院判决

法院认为:宁甲与刘某均不具有侵权法上的过错,宁甲的行为与刘某的死亡 之间不存在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宁甲的行为与刘某的死亡之间虽不构成法律上的因果关系,但宁甲未经允许擅自使用他人车辆在前,被发现后以争吵方式激化矛盾在后,其持续的不当行为具有道德意义上的可责难性,该行为使刘某因情绪激动猝死的危险系数增大,在某种程度上成为刘某死亡发生的诱因,此种诱因与刘某的死亡具有事实上的关联性。

故法院判决:宁甲分担损失的额度确认为实际损失的20%。宁甲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补偿杜某、刘甲各项经济损失共计 100987.2元

吵架中对方突然猝死,我应该承担责任吗?

律师观点

双方的争吵虽然成为刘某死亡的起因,但争吵本身并不会直接造成个体死亡,刘某的身体状况系其死亡的直接原因。其次,从双方争吵的原因、时点及过程来看,刘某系因自家手推车被占用找宁甲理论时与宁甲发生争吵,就常理而言其不可能预见到自身猝死的结果,亦无证据表明刘某对于自身的死亡存在法律意义上的过错;同理,对宁甲而言,其与刘某素无仇怨,仅因手推车的使用发生争吵,双方又无肢体接触,故难以认定其主观上对刘某的死亡持期待或追求的故意心态。最后,宁甲与刘某之前互不相识,其对刘某的性格特点及身体状况均无从知晓。就普通人的注意义务而言,人与人争吵时对于相对方猝死的情况是难以预见的。故宁甲对刘某的死亡 亦不存在过失的主观心态。综上,宁甲对刘某的死亡不存在主观上的可 归责性,其行为与刘某死亡之间的因果关系链条过于遥远,二者不存在法律上的因果关系。

但宁甲未经允许擅自使用他人车辆在前,被发现后以争吵方式激化矛盾在后, 其持续的不当行为具有道德意义上的可责难性,该行为使刘某因情绪激动猝死的危险系数增大,在某种程度上成为刘某死亡发生的诱因,此种诱因与刘某的死亡具有事实上的关联性。由此,本案纠纷与《中华人民 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四条规定的情形高度契合,应当适用该条予以处理,由宁甲对刘某死亡产生的损失予以分担。

法律法规

《中华人民 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二十四条 受害人和行为人对损害的发生都没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双方分担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