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专业·专注·专心
    全国知名律所
  • 官方电话:
    400-612-5618

醉酒驾驶拒不配合检查,需承担哪些法律后果?

相关案例

2017年12月24日20时许,被告人杜某某饮酒后驾驶车牌为豫 GE×××2起亚轿车从苏州市高新区金枫路××电脑三号门附近出发,沿金 枫路向北至鹿山路后向东驾驶,行驶至塔园路后向南,至华山路后左后 转弯进入马浜商业街,之后出商业街右转至塔园路向北开,行至马运路与塔园路口时,在遇枫桥交警中队执行检查酒驾的公务过程中,不配合交警检测,强行闯卡逃离,在马运路与塔园路口至长江路与塔园路口间 由东向西逆行,并将交警辅警陆某宇撞倒在地,将交警辅警吴某卫带车拖行约百米,逃至马运路与长江路口向南附近被警察拦截控制。经鉴 定,被告人杜某某血液中乙醇浓度为103mg/100ml。

另查明:被告人王某某作为豫GE×××2起亚轿车车主,在明知杜某 某饮酒的情况下,依然将车交由杜某某驾驶,在碰到警察设卡检查酒驾 的过程中,教唆杜某某闯卡,以暴力方法妨害交警执行公务。

醉酒驾驶拒不配合检查,需承担哪些法律后果?

律师观点

行为人明知他人饮酒仍唆使并将其机动车交予他人在道路上驾驶 的,其行为构成危险驾驶罪的共犯。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 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明确规定,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的,应当以危险驾驶罪处罚。在通常情况下,一般将危险驾驶的犯罪主 体理解为车辆的实际驾驶人员。从理论上来讲,作为故意犯罪,危险驾驶罪理应存在共同犯罪的情形。机动车驾驶者之间以及非机动车驾驶者 与机动车驾驶者之间均有可能构成危险驾驶罪的共犯。在司法实践中, 醉酒型危险驾驶的共同犯罪可以分为以下三种情况:一是在饮酒过程 中,行为人明知他人必须驾车出行,仍极力劝酒或胁迫、刺激其饮酒, 且酒后放任其驾车的行为;二是行为人明知他人饮酒,教唆、胁迫或者 命令他人驾驶机动车的行为;三是车辆所有人明知借车人已经醉酒且要求驾驶机动车时,仍将车辆出借给借用人的行为。本案中,被告人王某 某作为涉案车辆车主,在明知被告人杜某某醉酒的情况下,依然将车交 由杜某某驾驶,其二人均构成危险驾驶罪。 可见,醉酒型危险驾驶既不是亲手犯,也不是身份犯;教唆他人醉 酒驾驶的,成立教唆犯。需要注意的是,根据刑法共同犯罪理论,教唆他人犯罪或者明知他人犯罪仍提供犯罪工具的,以共同犯罪论处,且其行为定性从属于实行犯。据此,被告人明知他人饮酒仍唆使并将其机动车交予他人在道路上驾驶的,其行为构成危险驾驶罪的共犯。同时构成 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行为人醉酒驾驶与被查获后拒不配合检查系两个行为,满足数罪的构成要件,且先后侵犯了不同法益,应数罪并罚,不适用从一重罪处罚原则。

《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第三款规定的“有前款行为,同时构 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是想象竞合犯理论在刑 法分则中的注意性规定,对该条款的理解与适用应结合想象竞合犯的基本理论。行为人的醉酒驾驶行为与抗拒检查行为先后相继发生,被查获后抗拒检查时醉酒驾驶行为已经终结,相互间不存在任何的重合,更无达到一致性的可能性。醉酒驾驶后抗拒检查行为满足数罪的构成要件, 先后实施两个行为,侵犯了两个不同的法益,应数罪并罚。

首先,危险驾驶罪与妨害公务罪的主观责任及客观表现均有明显差异。主观方面,危险驾驶行为与抗拒检查行为虽然均系故意为之,但故意的具体内容并不一致。危险驾驶的故意是指行为人明知自己是在醉酒 状态下仍驾驶机动车,或者行为人明知他人饮酒仍唆使并将其机动车交 予他人在道路上驾驶的;抗拒检查的故意是指行为人明知对方是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而故意阻碍其执行职务。客观方面,危 险驾驶的客观表现是行为人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追逐竞驶,情节恶劣或 者在道路上醉酒驾驶机动车;抗拒检查的客观表现为行为人以暴力、胁 迫方法阻碍正在执行职务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

本案中,行为人在醉酒状态下仍驾驶机动车,置公共安全于不顾, 其在醉酒驾车的开始便已构成危险驾驶罪,该状态一直持续到行为人被 执勤民警拦下,不再危害公共安全为止。此时,危险驾驶罪已经构成并 完结。被告人王某某作为豫GE×××2起亚轿车车主,在明知杜某某饮酒 的情况下,依然将车交由杜某某驾驶,在碰到警察设卡检查酒驾的过程 中,教唆杜某某闯卡,以暴力方法妨害交警执行公务,后续行为已经属 于妨害公务罪的涵摄范围,超出了危险驾驶罪的构成要件。行为人在不同故意的支配下,先后实施了两个不同行为,满足不同犯罪的构成要 件,理应实行数罪并罚。 其次,醉酒驾驶后抗拒检查行为先后侵犯不同法益。

我国《刑法》 分则以犯罪所侵犯的法益为基础对犯罪进行分类,不同章节中的犯罪行 为侵犯的法益不尽相同。刑法分则将危险驾驶罪纳入第二章危害公共安 全罪,可见该罪侵犯的法益主要是公共安全;将妨害公务罪纳入第六章 妨碍社会管理秩序罪,可见该罪侵犯的法益主要是公共管理秩序,两者 侵犯的法益并不同质。道路交通安全是危险驾驶罪侵害的直接客体,妨 害公务罪侵犯的法益是国家的正常管理活动。由此可见,这两种犯罪所 侵犯的法益是有着明显区别的,不存在交叉重叠之处。醉酒驾驶后抗拒 检查行为先后满足危险驾驶罪和妨害公务罪构成要件,应予数罪并罚, 不适用从一重罪处罚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