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官方电话:400-612-5618

孕妇做B超,医生不慎将避孕套遗留在孕妇体内,医院应该承担哪些责任?

【案例回顾

原告吴某3月8日检查出怀孕。于2021年3月28日上午9点35分到被告省妇幼保健院就诊,做孕期检查。省妇幼保健院安排B超科符医师接待就诊。期间符医生对待患者原告态度嚣张恶劣,言语极其不耐烦,没有作为一名医生该有的素质和对原告的人道主义精神,且在就诊过程中,把B超检测仪探头上的避孕套放在原告体内未取出,事后也未检查避孕套取出与否。犯了作为医生最低级的医疗错误,导致避孕套遗留在孕妇原告吴静体内,长达两三个小时之久。原告方回到住所,在中午的时候开始出现频繁腹痛,然后上厕所过程中才发现遗留的避孕套,并且胚胎及孕囊组织一并先后流出,至此,原告意外流产。同时,原告方第一时间也封存好了证据物证及人证,第一时间抵达被告医院,相关当事人符医生第一时间承认了她的失职,但就事故纠纷并未做出任何内疚行为,也未承担任何医疗责任。

且医院方一直推卸责任,想理由拖延时间让原告回去等了整整十日才给出答复,并且说明和被告没有任何关系,毫无诚意,毫无悔恨之心。原告在发生事故后,身体严重虚弱卧床休养。这期间下体一直出血各种不适,不能正常走动进食,且精神受创情绪失常,严重影响到夫妻家庭关系的和谐,给原告及其家人造成了极大地经济损失时间成本,心理伤害及人生的变故。原告在这期间同时到长沙市丽人医院检查并开具了证明,宫腔内干净并无孕囊,确认已经流产,并且不知对以后的生育有无影响,身体还会有什么后遗症及妇科病。为了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为了保障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生命安全,维护医疗卫生正常秩序,依照《民法通则》等规定提起诉讼。请求人民法院依法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以抚慰原告及其家人刻骨铭心的痛楚。

孕妇做B超,医生不慎将避孕套遗留在孕妇
体内,医院应该承担哪些责任?

法院判决

法院认为,本案是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或者其医务工作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医务人员在诊疗活动中未尽到与当时的医疗水平相应的诊疗义务,造成患者损害的,医疗机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法院判决如下:一、被告湖南省妇幼保健院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5日内补偿原告吴某医药费等损失10000元;二、驳回原告吴静的其他诉讼请求。

律师观点

本案是医疗损害责任纠纷,在责任性质上,医疗损害责任是一种替代责任,是医疗机构对其医务人员给患者造成的损害承担赔偿责任,适用过错责任归责原则。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一、被告省妇幼保健院的诊疗行为是否存在医疗过错以及过错参与度的问题;二、损害的范围。

被告省妇幼保健院的诊疗行为是否存在医疗过错以及过错参与度的分析。被告省妇幼保健院的治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是本案处理的关键。本案中,原告主张的医疗损害是流产,妊娠早期造成流产的因素错综复杂,昆明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西南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在出具的书面意见中均有“委托超出本机构技术条件和鉴定能力”的记载,鉴定事项也是具有难度。尽管原告在其法庭辩论意见对被告省妇幼保健院诊疗行为存在过错进行论述,但是没有相关司法鉴定机构或者是权威医疗机构的结论,法院难以判断被告的诊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如前所述,医疗损害纠纷是适用过错责任归责原则,原告未能举证证明被告的医疗行为存在过错,应当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法律后果。原告在其意见中指出,“医院不符合医疗诊断行为,确实把避孕套留在患者体内,当时的报警记录以及符声玉医生当时都承认错误,都能确定发生了这件事。”对于“避孕套留在患者体内”的事实,系原告吴单方陈述,被告省妇幼保健院不予认可,但是考虑到原告本人为一般行为能力人,对于证据的保存不可能有专业素养,故其陈述的真实性可能性较大。